20150628_115411  

 

距離上次發文已經近一年了

回顧這一年,就是變得更忙:波妞從婆家回到臺中來居住、上幼稚園,工作上因為人事縮減也增加了工作量。

但再忙,有空還是打點毛線。

 

本來都是用五號鉤針,後來也挑戰過七號和九號,

粗針粗線,適合我這樣的粗人(拍胸膛)。

但粗人也是有一點想望,諸如細緻的蕾絲花邊,如夢似幻的粉彩事物。

於是開始從四號鉤針開始鉤東西,也適逢有遇到便宜的線,所以鉤起來也比較沒有壓力,不知不覺也累積了好多小東西。

 

上圖所示的一個大茶墊和三個小茶墊,就是用一捲會員價的台製「雅思棉線」鉤織而成的

旁邊一小坨就是它的剩線,以及用來鉤織的針(一種感謝幕後人員辛勞付出的概念)

除了中間左邊那個方形內有愛心的杯墊之外,其餘的都送給一個嫁到台南的國小同學。

 

我和那個國小同學,其實並不是什麼非常熟悉又親密的關係

多年來,也是去年有人發起找國小同學的群組,才加入臉書的。

加了臉書才知道,她也是臉書活躍之人,

她生了一對雙胞胎,有她們的雙子群組,再加上有她的醫護背景結識而來的朋友,光是朋友就有五百多人

每則po文都有數人回應,好不熱鬧

然實則,國小時代她是不得人緣的,而我則是眾多霸凌者之一。

 

那個時候,也不是特地就想霸凌誰,總有幾個小朋友是比較惹人怨的、甚行事作風白目的,她也在其中

我對她的霸凌不是欺辱,而是利用自己的小聰明,羅織無聊的內容、編成班刊來搏他人一笑,

現在想來,實在非常不應該。

雖然所為不至於真的對她造成什麼傷害,但事後幾年,我就已經發覺自己這樣做,是不對的

絕不是因為生了女兒才有感而發,生了女兒只是更突顯,

如果當初有讓她造成痛苦的話,那麼也為她的父母帶來痛苦。

 

我甚至還想了,如果今天是我的女兒遇到這種事情:被人側目,被人取笑,卻不知如何反擊;我該怎麼辦?

還不知道答案,坦白說,我的智慧只有到這裡(比小腿)

這種主觀的事情,我也無法去左右別人的想法,也因此感到恐懼,想要逃避,「女兒還小,先不用想這麼遠」

但傷害已經造成,我的確有想要彌補的意思

也因此當她在我臉書po文上面說「好漂亮喔,可以訂嗎」等語

我就馬上著手鉤織,當然分文不收。

而且那個周末就真的利用空閒的時間,哪怕是一點點而已,也是拿來專心一致製作給她的東西,天曉得這對我這種分心症的人來說,真的很不容易!

 

事後她當然有在臉書上po文感謝。

希望她是真心喜歡。

我也沒有想要洗滌罪惡的意思,大抵是秉持著我們粗人的、江湖式的「出來混,欠人的總要還」想法,多少做點事情,也希望這點小東西多少可以讓她感覺溫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ssica Panda 的頭像
Jessica Panda

該生素質太差

Jessica Pa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