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日炒的素食義大利麵,吃起來比看起來好一些)


 


 


 


 


早晨的麵攤生意很好。


目測一下有十八個人,分別介紹。


 


其中有三個是從事傳銷公司(分別主攻保養品、有機健康食品、水療器),


為什麼湊在一起?


因為他們有一個非常成功的上上上線,


人稱「陳藍鑽」的大哥希望帶領他們能夠組織一個「策略聯盟」,


他們不是很了解這句話的意思是什麼,陳藍鑽說了又說,總之就是「團結力量大」啦!


 


一個吃了一碗麵覺得不夠又再點一個碗糕的十六歲少年叫隆史


他昨天才下載了一部很讚的a片,有一個正經的名字「組裝2007必勝」


想了很久才悟出來!這個名字並非平凡無故隨意取材、而具有真實意義的


片中男男女女忙碌地組裝再分解,組裝再分解,今年又是2007年,耶,必勝。


他想,如果將來a片的名字都取這樣,他就不必藏東藏西了…又佩服日本人的創意來了。


 


 


勇俊在討債公司當執行人員,他們公司可是政府立案的「帳務催收商行暨法律事務所」喔!


最近的得意之作是去買了一顆生豬頭丟到賣素食的債務人攤上,


嚇得那個超皮的債務人馬上湊錢償還,


王忠明主任很稱許他們這個點子,他都不好意思的臉紅了。


 


 


目鏡仔和小黑是詐騙集團的成員的同事,


昨天先讓來自大陸的張紅軍讓對方開心地聊了好久,再逼對方脫衣服,全裸以對


然後他二人再跳出來用「我知道你在哪裡,視訊都側錄下來了」的手法讓對方轉帳,


對方防備心太重,又好似半信半疑,斡旋到八點半才讓對方匯了三萬(不好幹啊,熬夜很不好的),


剛才速速去把人頭帳戶的錢領出來,吃完麵要回去補眠。


 


 


一個是百貨公司×牌的專櫃小姐,她素著一張臉,你絕對不知道一個小時後,她會變成孔雀;


而且還被該樓層的「樓管」誇說「本樓層最美麗又有氣質的專櫃小姐」。


她在這個業界也七、八年了,這種話聽多了!是不是真心的,她真分辨得出來的。


她嚮往愛情,卻知道樓管不夠可靠…她們業界裡樓管和專櫃小姐結婚又離婚的案例太多。


 


 


歐陽老師點了小腸豬血湯(大腸賣完了)和炒麵


他沒有穿上那件手工黃金絲繡的唐服,沒有戴上長長的天珠,和那個貴重的翠綠玉戒子


晚一點他要去嘉義幫一個土富商看地理風水,看完之後就趕回來台中和出版商談出書的事情


他的女友洋子的老公好像發現他們的事情了,想到這個他麵咀嚼一半,從鼻孔嘆了一口氣。


看來晚上先卜個卦好了!再從卦象分析是否會平靜無波度過。


 


 


有兩個是「一代台妹」裡面的小姐,四點下班之後去網咖殺時間到吃早餐的時間,


最近小費都不好賺,兩人執拗又清高地想自己賣藝不賣身,


她們會用輕薄、嫌棄的嘴臉討論,如果像誰誰誰那麼敢,什麼什麼問題早就解決了…


假想的結果總是比較美。


其實一個太瘦,身上有十六歲時開刀生小孩的疤痕;一個體毛過多,流汗時還會激發出狐臭。


倒倒酒、趁年輕賺幾年錢就從良了好了,真要沉淪,條件是差了點,最後反而落得一個難堪;


彼此都不說破對方的缺失,縱使信誓旦旦地認定彼此是一輩子的好姐妹,沒有秘密的。


 


 


另一個是執勤到早上八點多的地方派出所警察麥思威爾周,


幾個小時前的凌晨,跑了一趟同居男女吵架要開瓦斯自殺的,幸好及時阻止了。


他不嫌煩,不笑他們不理智,因為在三年前,他也曾經為他的女友割腕自殺,


事後真的挽回女友的心…不,女友哭著強調她不是變心,只是對未來恐懼,


經過這一次,她確立了自己真的很愛他啊。


 


 


燙大捲、身材微胖的中年婦女叫阿枝


吃完麵的她要去開庭,是倒會的糾紛


照理說開十點的庭,九點四十分就應該要在外面和律師討論一下的


但九點三十分的她現在還在吃麵…她阿枝開庭開到都快成精了,沒啥好討論的了


反正最後就是裝出「我很有誠意還錢,但一時真的沒辦法全部拿出來,我還要養家」的面孔,


再和對方討價還價,議定分期償還條件,和解一簽定,就ok了。


 


 


胖胖的、有一頭自然卷、很會流汗的30歲男子林小明


他自以為談過六次戀愛了,其實都是單戀


他很引以為傲的是,他總是可以得到女方家人的歡心,在最短的時間內聽過她小時候的種種


他還會很得意地和朋友說,「還有誰的父母還要收我當乾兒子呢!」


但事實證明,「愛屋及烏」這招在他身上是很不管用的


台灣女孩子太有主見了!都不聽父母言!


 


 


一對年紀約四十上下的夫婦開著黑色賓士就大剌剌地停在市場轉角


他們各懷心事:


太太:「頭好痛!昨天和鈴木太太去那家『夢蘭嬌』牛郎店喝太多了,買單買了六萬多,晚一點打電話給信用卡公司讓他們把帳單寄到我妹妹家好了。」


先生:「頭好痛!昨晚的同學會和初戀情人聊了整晚,離婚的她渾身都是一種悲愁的美麗!她約我今晚再去喝幾杯,我該答應嗎?」


 


 


一個有深度近視的女性


頭髮蓬亂,前一天又多喝了酒,點了炒麵豬血湯後,看人吃碗糕也不錯,於是又加點了一個


花了80元吃早餐,她有些許不能釋懷


想起自己日漸發福的身材,愈來愈不能堅持的減肥計劃


最後還是妥協了…她安慰自己「浪費食物的罪更重啊」「早餐最重要了,不吃早餐會變笨!」


她的生活單純,腦袋裡暗潮洶湧,不斷在妥協妥協妥協


妥協最終目的,即「這樣龜龜毛毛,到底要折磨誰呢。」


 


 


 


老闆娘和她的女兒俐落分工


夾麵,淋上蒜頭打成的汁,再澆上兩匙肉燥


勺起豬血,夾起晃動動的小腸或粉腸,用剪刀剪成一段段,加薑絲、酸菜,加湯、撒胡椒粉


從蒸籠裡取出碗糕,夾一些菜脯,再淋上濃稠的、勾欠過的特製醬汁


這些程序的進行中還要應付某些人要求多加些辣椒醬,有人希望大蒜汁多一些


有人要分開裝,有人不要筷子、湯多一點…


 


 


 


一個忙碌的早晨,麵和湯的滋味很好


油膩了些,但入口的飽足,塞滿口腔的一剎那,就不想再計較什麼了。


再怎麼忙,怎麼累,都需要吃飯,這是確定的。


縱使心事重重,縱使心事重重。


 


 


 


 


 


 

Jessica Pa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