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親友知道我有在打毛線,送了我一包她以前使用過的毛線。

裡面有淺紫、深紫與白的三種跑色的段染色共三、四捲,還有明顯是打過又拆掉的極橘、極紅色細毛線,質感都不是很好,而有白色的部分還因為儲放不當而泛黃了;而我自己也有一些初學打毛線所買的粗毛線,當時可能為了打一條長長的圍巾,後來也真的打了,但成果不如意,就拆解綑成一個大圓球。

 

一堆不夠好的毛線堆在一個置物箱好久好久了;而這種東西說要丟掉,也委實無辜浪費,索性拿出大號鉤針兩條湊一股,用最簡單的短針織法織起收納籃。因為很隨意,所以要多大多小都可以自由控制,底部覺得ok了,就不加針往上鉤,鉤到一定的高度就收針。

 

可能生性也是隨意的,所以覺得這種方式,做起來很爽。只是做了一堆收納盒,對於一個善擅於收納的人來說,其實也有點小小的苦惱,它該怎麼處置才好呢?

 

倒也不是為了如何收納收納盒煩心太久的,還是好感勝過其他的,想想:它曾經被拿來鉤織背心送子女,子女長大了,拆掉了還可以重新使用(卻沒被重新使用);它曾經被拿來鉤織長長的圍巾,可是太粗糙了,無法相依偎,拆掉了還可以重新使用(卻沒被重新使用);如今像群不被愛的人共同尋了一個地方住下、倒也有模有樣地用一個嶄新的模式、緊密相偎地生存下來,而不再是躲在某個地方無情地老去。

 

縱然外觀看來並不夠精緻美觀,換個角度看了也算是「樸拙」,

畢竟它成為有用的東西了,我倒成了造物主了(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ssica Panda 的頭像
Jessica Panda

該生素質太差

Jessica Pa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