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7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G_1880  

(103.12.20)

四歲半的波弟,很愛講話,會認很多字,雖然也鬧了很多笑話。

頭腦算是聰明的,表面上樂天派,但私底下也有很愛哭、很執著的一面。

不過今天為他寫這篇部落格文,是總覺得這點小事若不記著,我怕將來忘了該怎麼辦?

那可是媽媽婚後難得的,想起來會覺得甜滋滋的事情。

 

(一)

在波弟的眼裡,媽媽我,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

吃飯的時候我吃著湯裡的排骨,他們問我為什麼可以不吃飯,只吃菜和排骨

我自嘲,(真的就是自嘲),「你們可以叫我排骨精」

他這時補上一句:是「排骨美女」才對。

聽到這裡,真是覺得他是一個討喜的小可愛啊

 

(二)

104.7月中去綠園道,走了好遠的路到了美術館對面的一處地方,大夥停下來休息

我把綁了好久的馬尾放下來,想讓頭皮放鬆一下

原本和波妞、表姐在玩的波弟突然走上前來對我說

「馬麻妳頭髮綁起來很漂亮,放下來也很漂亮」

也許離那個「被虧」的年紀實在太遙遠了,

不禁恍惚了一下,沒想到多年後被虧的場合竟是己身所出的小鮮肉。

 

等到大家都要離開那個地方了,他又會停下來回頭尋找我的蹤影,伸出他的手,迎接我前去牽他

其實小孩黏媽媽是再普通不過的事了,但可能是因為先前被他這樣一講

顯得愛意無限,事後想到心頭暖暖的。

 

(三)

昨天(104.7.26)兩孩在車上爭論要當什麼昆蟲

波妞說她要當蝴蝶,波弟說不可以

「像什麼昆蟲就當什麼昆蟲」,然後馬上講「所以媽媽當蝴蝶,妳當蒼蠅」

聽到這裡,我不禁哈哈大笑,

這時我跟波弟說,那你當毛毛蟲吧

他爽快地說「好啊!我當毛毛蟲」,波比聽到這裡也笑了

雖然說波弟超級愛我是公認的事實,但有時候聽到一些話還是覺得不可思議啊。

 

IMG_0268  

(103.10.25彰化)

Jessica Pa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親友知道我有在打毛線,送了我一包她以前使用過的毛線。

裡面有淺紫、深紫與白的三種跑色的段染色共三、四捲,還有明顯是打過又拆掉的極橘、極紅色細毛線,質感都不是很好,而有白色的部分還因為儲放不當而泛黃了;而我自己也有一些初學打毛線所買的粗毛線,當時可能為了打一條長長的圍巾,後來也真的打了,但成果不如意,就拆解綑成一個大圓球。

 

一堆不夠好的毛線堆在一個置物箱好久好久了;而這種東西說要丟掉,也委實無辜浪費,索性拿出大號鉤針兩條湊一股,用最簡單的短針織法織起收納籃。因為很隨意,所以要多大多小都可以自由控制,底部覺得ok了,就不加針往上鉤,鉤到一定的高度就收針。

 

可能生性也是隨意的,所以覺得這種方式,做起來很爽。只是做了一堆收納盒,對於一個善擅於收納的人來說,其實也有點小小的苦惱,它該怎麼處置才好呢?

 

倒也不是為了如何收納收納盒煩心太久的,還是好感勝過其他的,想想:它曾經被拿來鉤織背心送子女,子女長大了,拆掉了還可以重新使用(卻沒被重新使用);它曾經被拿來鉤織長長的圍巾,可是太粗糙了,無法相依偎,拆掉了還可以重新使用(卻沒被重新使用);如今像群不被愛的人共同尋了一個地方住下、倒也有模有樣地用一個嶄新的模式、緊密相偎地生存下來,而不再是躲在某個地方無情地老去。

 

縱然外觀看來並不夠精緻美觀,換個角度看了也算是「樸拙」,

畢竟它成為有用的東西了,我倒成了造物主了(笑)。

 

 

Jessica Pa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50628_115411  

 

距離上次發文已經近一年了

回顧這一年,就是變得更忙:波妞從婆家回到臺中來居住、上幼稚園,工作上因為人事縮減也增加了工作量。

但再忙,有空還是打點毛線。

 

本來都是用五號鉤針,後來也挑戰過七號和九號,

粗針粗線,適合我這樣的粗人(拍胸膛)。

但粗人也是有一點想望,諸如細緻的蕾絲花邊,如夢似幻的粉彩事物。

於是開始從四號鉤針開始鉤東西,也適逢有遇到便宜的線,所以鉤起來也比較沒有壓力,不知不覺也累積了好多小東西。

 

上圖所示的一個大茶墊和三個小茶墊,就是用一捲會員價的台製「雅思棉線」鉤織而成的

旁邊一小坨就是它的剩線,以及用來鉤織的針(一種感謝幕後人員辛勞付出的概念)

除了中間左邊那個方形內有愛心的杯墊之外,其餘的都送給一個嫁到台南的國小同學。

 

我和那個國小同學,其實並不是什麼非常熟悉又親密的關係

多年來,也是去年有人發起找國小同學的群組,才加入臉書的。

加了臉書才知道,她也是臉書活躍之人,

她生了一對雙胞胎,有她們的雙子群組,再加上有她的醫護背景結識而來的朋友,光是朋友就有五百多人

每則po文都有數人回應,好不熱鬧

然實則,國小時代她是不得人緣的,而我則是眾多霸凌者之一。

 

那個時候,也不是特地就想霸凌誰,總有幾個小朋友是比較惹人怨的、甚行事作風白目的,她也在其中

我對她的霸凌不是欺辱,而是利用自己的小聰明,羅織無聊的內容、編成班刊來搏他人一笑,

現在想來,實在非常不應該。

雖然所為不至於真的對她造成什麼傷害,但事後幾年,我就已經發覺自己這樣做,是不對的

絕不是因為生了女兒才有感而發,生了女兒只是更突顯,

如果當初有讓她造成痛苦的話,那麼也為她的父母帶來痛苦。

 

我甚至還想了,如果今天是我的女兒遇到這種事情:被人側目,被人取笑,卻不知如何反擊;我該怎麼辦?

還不知道答案,坦白說,我的智慧只有到這裡(比小腿)

這種主觀的事情,我也無法去左右別人的想法,也因此感到恐懼,想要逃避,「女兒還小,先不用想這麼遠」

但傷害已經造成,我的確有想要彌補的意思

也因此當她在我臉書po文上面說「好漂亮喔,可以訂嗎」等語

我就馬上著手鉤織,當然分文不收。

而且那個周末就真的利用空閒的時間,哪怕是一點點而已,也是拿來專心一致製作給她的東西,天曉得這對我這種分心症的人來說,真的很不容易!

 

事後她當然有在臉書上po文感謝。

希望她是真心喜歡。

我也沒有想要洗滌罪惡的意思,大抵是秉持著我們粗人的、江湖式的「出來混,欠人的總要還」想法,多少做點事情,也希望這點小東西多少可以讓她感覺溫情。

Jessica Pa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