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聽到我媽講大樓日班的管理員和管理主任同時離職的原因。


這應該有發生半個月的事了,每次有管理員異動情形都會公告在電梯裡面


這次日班的管理主任上任沒幾個月,離職沒什麼感覺;


日班管理員工作一年了,每日上、下班總會打個招呼,習慣這樣出入會見到的面孔。多少有點可惜。


原來兩個人會同時離職的原因是被打,憤而離職。


說是我們那一棟的一對夫妻養了一條狗,那條狗在電梯裡面尿尿,遭人發現,


請管理員轉告這對夫妻,沒想到這對夫妻惱羞成怒,其中那個先生竟徒手毆打管理員


也打了勸架的管理主任。


 


原來有這樣的事情,我後知後覺,竟也沒發現兩人「同時」離職有何蹊蹺


他們在說的那一對夫妻是住我們這一棟,有幾次同搭電梯打照面的機會


不能說他們和氣,但也不至於像兇神惡煞


我的兩個小孩平常看到小狗,會對小狗說「狗狗你好」


(我會這樣教是希望他們不要怕狗)


他們曾經在電梯裡看到那對夫妻的狗,然後對那隻小臘腸揮手「狗狗你好」而引來該夫妻的莞爾


現在回想起來,真是覺得有點可怕,有點「知人知面不知心」的悻悻然


如果我媽聽聞的是真的,我該慶幸我的小孩當下對小狗表達的是善意。


 


上面照片是去年底去新竹露營的照片


營區老闆剛好有養了一隻狗,兩個小孩在跟狗打招呼的樣子。


(其實那狗很兇的啊,所以被綁起來。小孩看起來也有點怕,但還是打招呼了!!)


 



 

Jessica Pa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上禮拜甫寫完關於波妞「變壞」的記事,心裡感覺很奇怪


我不是真的覺得她很壞,只是她變得有點不受控制


甚至會以哭、鬧諸此無理的方式來拒絕她想拒絕的事情。


 


上個禮拜五她從豐原回來就直接去牙科診所報到


她的蛀牙很多,早就已經看到熟門熟路,她算是很快適應牙科這個地方的小孩。


她下排牙齒左側牙齦長了一顆大膿包,牙醫補完她的蛀牙後又幫她把膿包擠破


開了三天的消炎藥,叮囑吃三天,每天吃四次。


 


回到家的睡前、隔日的午、晚,她對於這個消炎藥都只有小小的抗拒而已


到了第二日睡前,竟然怎麼樣都不肯吃,她父親本來嗓門就大,兇她幾次,她就張大嘴哭


說來我們自己都不敢相信,竟為了一個孩子吃藥問題,磨了有一個小時那麼久


因為好晚了,我中間還讓波弟吃了一點東西、幫他刷牙、帶他上床…


都弄得差不多,但波弟還是不願意睡,因為姐姐的哭聲好大,未久哭一次,未久就聽到爸爸的斥責聲


 


其實我們這個周末的作息並不正常,都睡到近午才起床,通常第一包藥都是標明「午」的


根本也沒辦法達到醫生所開立的藥一天吃四次的要求


那何以我們如此要堅持與她耗下去呢?


其實是因為我們大抵有一點點共識,認為她的哭鬧是無理,如不堅持下去將恐她以後得寸進尺。


 


對於一個三歲多小孩講「恐她得寸進尺」,感覺心機好重,可是我們似乎別無他法


小孩雖然都生了兩個,但感覺還是很門外漢,還沒抓到一個雙方都自在的方式


目前對於育兒的觀察大概就是,如果太過放任、放鬆,小孩就是容易把一切擴大,「得寸進尺」


這種感覺其實也很奇怪,我們對她的寵愛,明明是可以讓她得寸進尺的,尤其不過是個藥而已啊


但就是怕她將來進一步要求更多不合理,進而成為一個霸道的人


這次才會這樣與她奮戰到底,贏得最後的勝利。


 


最後的勝利是怎麼來的?我也不甚清楚。


當時我帶波弟去睡覺,放了他們姐弟喜歡的「艾瑪玩捉迷藏」故事吸滴


(一方面也是想試圖引誘她想快點回到房間睡覺、而屈服吃藥)


只知道她後來就進來,臉上有淚痕,她爸說她後來真的有吃藥(我的確有點存疑)


據她爸自己說,後來他把她關在廚房裡任她大哭,她最後屈服,說他到後來竟然哭了。


 


也許是不捨吧?卻又要和她堅持下去,想要教好一個小孩之路實不容易走


或許在數年後回首今日所為,會覺得就像鼻屎一樣那麼小(沒有文雅一點的比喻嗎)


但希望那時候的想法是,這一切都已經克服,並且找到一個雙贏的育兒方法了!!


 


 


文末講一件小小事


上次清明假期,我們回去豐原住


回去當天晚上,我突然感到忽冷忽熱,似是發燒的前兆,可是當時還早,又想休息


於是我跟波妞說,我們來玩看病的遊戲吧,


我假裝是病人,蜷屈在棉被裡,偷得小小小小的溫暖與休憩


她樂得當一個醫生,一下子拿保齡球瓶幫我打針(很誇張我知道)


後來她姑姑在門外的飲水機倒水,她竟然對她姑姑說


「我在當醫生。裡面有一個大的女孩生病了。」


 


就是這樣,


這個小事的笑點在於「大的女孩」,


明明就半個歐巴桑了,


彼時身體雖有不適,我還是噗哧笑出來了。


 


 



 

Jessica Pa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攝於彰化縣溪洲花園  102/3/16)


 


3歲半的波妞,愈來愈頑皮


坦白說,有些行為甚至讓我覺得她是「壞孩子」,然後感到意外,進而氣得大吼大叫。


 


大抵是有了小孩之後,我才發現自己以前原來是個淑女。


自不是那種琴棋詩畫樣樣通又氣質出資的淑女,反正絕不是一個動輒大吼大叫的人就是了。


人又說:為母則強,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裡強了,倒是很明白自己變得很兇了,原本少少的氣質都沒了。


 


現在的波妞,已經是:


把整包濕紙巾/衛生紙拉出的累犯;


不顧他人感受、在人家看電視看到一半時關掉電視,理由是她要看mo mo親子台,屢勸不聽;


會去拉扯正在使用中的電器插頭,包括吹風機、除濕機等,已經好說歹說,還是依然故我;


脾氣愈來愈壞,愈發顯露出公主病的樣態,也容易為細故生氣、哭泣。


還有更多,罄竹難書。


 



 


這次四天的清明連假,我和波比都不知道對她吼了幾次,


我多次叫自己冷靜下來,想想別人都如何主張不可以打小孩、不可以兇小孩


「身教即是言教」之類的想法也不斷出現,告訴自己要控制脾氣,解決問題


我誠然想要當一個脾氣好的母親,影響她,讓她成為一個好脾氣的小孩


可惜我不是,尤其那幾日頭痛欲裂,吃了普拿疼亦不見效,頭裡像是有石子在彈跳


陰雨連綿,看到地上那堆濕紙巾,仍是不由自主怒火中燒,只差沒有打人而已。


 


我試圖用說理的方式告訴她,那濕紙巾才剛買,並不便宜,一包可以買八瓶養樂多(事後發現算錯)


目的是看能不能勾起她的愛錢之靈(有這種東西嗎),進而知道惜福愛物


可惜她並不是,反駁我:用完再買就好了啊!


我心底嘆息,不知道怎麼向一個三歲半的小孩解釋,錢難賺的道理。


 


周日晚上把她送回去豐原婆家,好似暫時可以解除母女間的警報


可是這兩天我仍反覆思想,如果再這樣下去,將來真的不得了了


尤其我的工作上昨天又見聞了一個國小女生被男網友性侵、她本人卻不以為意的事


更是讓人看了膽戰心驚。


 



(照片說明:小孩見到砂石,喜歡蹲下來撿拾,弄得手髒,然後再很欠揍地在衣服上面擦拭)


 


 


今日偶然看了我以前曾經非常喜歡的作家「亦舒」寫的一篇小文章


寫道:「我們有時會看到那種三兩歲大小美人胚子,小公主般矜持懂事,多可惜!幼兒其實應該好好過一段調皮撒賴日子,像只豬包,動輒啼哭胡鬧。」


後段說的正是現在波妞的最佳寫照:調皮撒賴,動輒啼哭胡鬧(但「豬包」是什麼我就不曉得了)


意思大概就是,太懂得避忌、心思縝密之人,可能失去若干冒失的樂趣,生活也許乏善可陳…


援引她的文章如下:


午夜梦回,只觉前半生做过无数蠢事,我永远是我所认识的,最笨的一个人。



    幸亏如此。

    不笨白不笨。

    因为蠢,故横冲直撞,摔了跤,仍然笑嘻嘻,拍拍身子就站起来,继续闯,若无其事,从头再来。

    换了一个聪明的、多心的年轻人,早就懊恼后悔得吐血,忙着检讨是与非同得与失,步步为营,一下子就变成裹足不前。

    也就看不到更好的风景。

    我们有时会看到那种三两岁大小美人胚子,小公主般矜持懂事,多可惜!幼儿其实应该好好过一段调皮撒赖日子,像只猪包,动辄啼哭胡闹。

    年少老成,过人的智慧,一早懂得避忌,心思缜密,每一次都做得对,可能失去若干冒失的乐趣,不吃亏就学乖,密密实实,生活也许就乏善可陈?

    有许多能干的朋友,少女时就像少妇,幸亏到了少妇阶段仍似少妇,没有调转头来做少女,虽无失常,肯定有损失。他们没有真正年轻过。


 


(照片說明:這張不是在照溪州公園的廣闊,而是中間告示欄下,有兩個小孩蹲在那裡玩地上的沙子,怎麼喚都喚不走,我做出「媽媽要走了喔」且移動腳步,可是沒人理我,走了半响,發現走得如此遠了,兩個小孩還是抬都不抬個頭望一望,著實令人傷心)



 


好吧好吧,我算是解套了,至少解套了一部分,大師都這麼說了,我也沒有理由好反對


如果她現階段的調皮撒賴胡鬧是為了她將來的日子看到更好的風景


我總不好硬教她極為守規短,凡事都思慮再三。


再說,我也的的確確是教不來的。


 


 

Jessica Pa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現在的小孩不似從前,頭型都好看多了


我的兩個小孩雖然沒有刻意去顧頭型,但至少都不像我們這一代的人一樣有個扁頭。


有圓頭的好處就是,戴帽子會比較好看。


 


 




之前練習棒針時有幫波弟打了一頂帽子,


技術拙劣,針目歪斜,毛線也是非常便宜、很快就會起毛球的那種


但是棒針毛線帽的好處就是,省線、有彈性、體積小,


所以入冬時,我媽蠻常讓他戴著那頂帽子出門,尤其再戴上安全帽又更保暖,重點是他也戴得住。


遠遠看,倒是挺有型的,只是近看那拙劣不堪的針目,心中難免有愧,又興起再幫他打一頂的念頭。




這頂有一點麻花的藍色帽子就是打給他的


可惜又打太大了,其實大人來戴也是可以的


技術仍然不好,針目也不是很齊整,但比起上一頂,總算小有進步


而且我錯估一件事,就是做了麻花之後會增加它的厚度,戴了以後就不便再戴上安全帽了





真的有點大喔,但也不至於中看不中用啦,


往好處想,或許大一點就可以戴了,希望到時候不會覺得這個顏色很土才好


(只是若又嫌自己「彼時技術差」,是否表示自己又進步了呢?)


 



 


過年時,姐弟倆有戴著媽媽織的帽子一起去動物園玩


雖然媽媽手藝不佳,技術停滯不前,但看著他們戴著我做的東西,還是挺有成就感的。


 



姐姐來戴也蠻好看的吧!


 


 


 



 

Jessica Pa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