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友人&網路提供)

 


 


為了這一天,她做了很多的準備。


她不是有毅力的人,但兩個禮拜前開始每個傍晚的跑步從未中斷,瘦了一些,人看來結實些


每隔兩天不忘敷面膜,不敷面膜的日子裡就勤於護髮,間或除毛去硬皮按摩身體


買了一本教人如何化粧的書來惡補,練習各種有別於平常淡粧的誇張款式,


「超亮眼!如何讓人一眼認出妳」「時尚名模基礎粧」,幾次下來她已頗有心得。


 


 


她從電視上學來一個髮式。


電視裡面眾多女藝人圍繞觀看被示範的女藝人,


一旁的發表「好簡單啊!這個我在家裡也可以自己做嗎?」


只見嬌小的髮型設計師先是順她的髮,然後一邊說明,這裡要先抓一把,這邊要留下來


又是綁,再噴點保濕的,說:台灣買不到喔,網路上找找看,


不停繞,接過助手遞來的髮夾固定,再繞別的


再捲,再盤,這個技術的難處在於手的動作要靈活,力道輕柔卻必須於固定時加入一份堅定


要讓人感覺到妳的髮型有種渾然天成的優美懶散,而非靠著大量定型液頂著的刻意艱難。


 


電視裡設計師將散落最後一小撮髮以電棒捲過之後,輕擺至胸前,這個髮型就完成了


每個人皆驚呼:「好漂亮啊!整個都不一樣了!」每人皆驚呼


弄這樣去參加喜宴,新娘一定會恨死妳。」有人說了這句不經意、討好卻令人迷惑的話。


為什麼要讓新娘恨妳呢?她笑了「講話要不要這麼誇張啊。」


但真沒想到自己也還真有想要被新娘恨的衝動,


等待被恨的過程,竟是無比的快意。


那彷彿是另一種征服。


 


 


為什麼想要被恨,因為她知道恨一個人的感覺是什麼。是心靈上大煎熬、大折磨。


M是她的高中同學,曾幾何時是形同姐妹、同進同出而差點被誤以為是蕾絲邊的情誼。


當時她愛著一個S,一個有著優雅身段、燦爛笑容還會拉小提琴的男同學。


但S只當她是好朋友而已,他甚至是想藉機追求美麗的M而已


這樣的秘密,M比誰都還清楚,卻無恥地在不久後忘卻一切而接受S的追求。


 


她當然被迫接受這樣的結局了,於是在某一個感到痛徹心扉的夜晚,她決定完全退出


沒人知道她的犧牲是什麼,她就是整個冷了,


所有無邊的思念、到毅然切割、決斷的情節只在她腦中演過,沒有淚痕。


 


 


S與M的戀情轟烈展開了,兩人迸發出的情感與本身屬於青春活力的那種力量不相上下


兩人的交往讓每個人都嘆是天造之合,他們愛得不低調,只差沒在校園裡擁吻而已


他們的愛情太濃太烈,完全無法得知應如何收放,終於在幾次大吵後分手了


她得知S、M分手的消息時,先是不相信,後竟有想要大笑的衝動


不久,M找她出去聊,硬要她當回以前無話不談的知心好友,聽她訴說心底事


「老實說,我一直覺得他對我並不是那麼專情,例如,他就常常在我面前提到妳」


她聽了,有天在旋轉的莫名暈眩感…這時候說這,到底有什麼意義?顧慮一下我的感受好嗎?


她終究沒去深究這回事,她的初戀早已經在心底發生過一次,她現在要好好收心唸書了。


 


接下來有好些日子,她都不知道自己在過什麼


敏感一些的人也許可以嗅出她身上籠罩了一股怨氣,是令人覺得不舒服的那種


撐過到畢業的那一段,是不堪回首的陰晦,最後她和M都沒考上好大學,卻也各奔東西去了。


惟她的痛苦尚未消解。到了異鄉面對新的人事物,她還是沒辦法一甩陰霾,用新鮮笑容迎接


幾次聯誼她提不起勁,有對她很好的學長,她也只是小心地接受對方的飲料,卻老是婉拒其他邀約


有人看不過去,說了她幾句,當她終於想開了「出去玩也沒什麼」


卻傳出學長已經和文學院的某某公然在校園牽手的消息了。


 


這一次算是失戀嗎?似乎不能,因為她的手都還沒被牽過啊!但她還是恨了。


不明所以的人,如果有機會剖開她的身子看她的心,會以為她很愛學長才恨得這麼絕對


她想起學長的好,走過學長常買飲料的店買了她愛喝的紅茶,喝來是甜的,她卻覺得苦


她又想起學長在宿舍外因約她去山上看夜景未果而寂寞騎機車離開的長身影。


她竟然因為這樣思念的折磨而變漂亮了。


 


她又開始參加聯誼,變得活躍,有些人以為她是受了學長別戀的打擊才變成這樣


她私底下笑「從來沒有人了解我在想什麼!我怎麼會!」


就這樣,一次一次允諾某某校的誰誰誰,或同校的誰誰誰一同去看電影、去飲酒、去夜遊


有一次酒醉了,還莫名其妙地失去了她的第一次,醒來還想不起來對方到底是唸哪裡的。


 


畢業之後找了一份穩定的工作,感情上卻從來沒有穩定過:每一段都來得快,也去得快。


上次分手的那個公司合作廠商的業務副理哭著對她說:「妳根本就沒愛過我!」


事後回想這件事情,她又覺得好笑:你值得我愛嗎?你又懂什麼是愛?


久而久之,她承擔了不少薄情的罪名,


她不參加聯誼或其他社交活動了,反正結局都差不多是這樣。


 


有天她接到一封信,是好久好久以前就失去聯絡的M寫來:


「展信愉快。打聽好久才知道妳自己一個人住在外面。我要結婚了,新郎就是S。


我想我和他這輩子是很難分得清了,或許真有SM虐待與被虐的快感吧!


兜兜轉轉,最終我還是要回到他的身邊,我只甘願受他一人欺負,也只能欺負他一個人。


×月×日晚上希望能見到妳!我一生中最好的一天希望能和最知己的妳一起度過。」


 


這是一個下著大雨的日子,看完信後的她一人坐在窗前看著外面模糊一片的雨景


她幾乎要捧著自己的心了,否則感覺都要嘔出來了。


M最終是要和S在一起的,她幻想他們二人交纏在床上的身影,呻吟的樣子,流汗的肩的味道


她恨得糾住自己的胸前衣裳,三月微寒,卻汗流不止。


至此,她知道她永遠不可能是S的人了,縱使她從未曾追求過,也許只使過幾次無用的念力。


 


 


 


這天她起了一個大早,喝了咖啡消除臉上的浮腫,確認並沒有因為太興奮而留下黑眼圈


她開始回憶幾個盤髮的要訣,不時拿起鏡子翻轉,務求每個角度看來都完美無缺


最後一撮髮放下捲子擺胸前,就是這個莊嚴形式的完結


她學電視女明星這樣對著鏡子張大眼看,刻意營造未經世事的純潔感


然後換上會露出大片背的小禮服,在大片鏡子前仔細端詳,不能有一絲錯誤走光。


再細細化了粧,上睫毛膏的手勢是依照「如何不靠假睫毛創造電眼」裡的方式進行


她相信自己可以創造的不光是能發電的眼,而是要有一種媚態,還要俏皮卻不下流的那種。


 


手機鈴響,是臨時想到的一個吃過兩次飯的朋友,她吩咐:「你來早了,再等我幾分鐘。」


她可不想像每一次吃喜宴一樣,都先前往新娘化粧室與新娘寒暄拍照,她要刻意忽略這件事。


 


上了車,朋友驚呼:「妳今天很漂亮!」,她笑:「哪有啦。」


那是一個農民曆上記載宜嫁娶的好日子。


一到了會場,四層樓的A廳B廳都熱鬧在辦喜事。


終於他們上了三樓的B廳,外面擺了一大幅新郎新娘的婚紗照


婚紗照裡的M還是好看的,但失去青春時張狂的美麗神態,而福態了


至令她驚訝的是S,整個人胖了一大圈,幾乎是兩倍體積


她呆立了一會兒,看不出裡面癡笑的那個肥胖男子究竟在笑什麼,頭髮上還灑紅色金粉?


這是她曾經在夜裡很狂亂地想念的,那個有著細腰長腿輕笑的S嗎?


 


整個晚上就如同一般的喜宴一般進行


男女雙方各請了大學教授及公司總經理上台講話,將一對新人捧成了未來優生學的新希望


「哈哈,結完婚要多生幾個喔!要打拼做人喔!」


她突然又想起他們二人在床上交疊的身影,整個畫面都逼急了似的狂亂卻白皙


與其說是一場性愛,不如說是兩隻胖獸的交配!她為了自己發洩似的想像,偷笑了一下。


 


這是一個美好的夜晚,她多喝了好多紅酒


她的臨時男伴從沒見到她笑成這樣,還想「她和新娘真是很要好的同學啊!所以才特別開心。」


於是不斷為她斟酒、夾菜,還要提防她和其他陌生男子次數過頻的敬酒。


新郎和新娘敬酒來到這一桌時,她緩緩站起,舉杯,此時的媚態並非因化粧而致,她酒喝多了


新郎對她凝視:「妳不是…」他忘記她的名字了


她不在乎:「唉呀,你好過份喔!M是我幫你追的耶,你怎麼忘記我的恩情啊。」學習他的輕笑


新郎似乎有點愧,不斷凝視她而與她乾了一杯酒,


在前往下一桌時,還偷偷回頭看了她一眼,


M此時發現了她的夫的凝望,一股小火氣升上,笑了一整晚竟浮上一絲怨氣。


 


不過這種種她都沒發現,也沒有知道的必要了,勝利來得如此不經意,是難以預料的。


 


此時她正在飲一杯叫「大釋懷」的酒,甘美順喉,她從沒發現紅酒的紫紅會這麼美麗


她幾乎要歌頌這一切了:美酒、美食、還有她身邊那個不甚了解性格的男伴。


回程,她央求男伴停車讓她嘔吐,她吃多又喝多,嘔吐幾近是以噴射姿態湧出一大片


男伴過來有些狂亂地托起她垂在胸前的髮,怕是沾了嘔吐物


此時的她眼模糊卻不是淚,酸水都盡了,卻也笑了


笑,一定比恨來得好,


一切都不言而喻了。


 


 


 


 


PS:創字三號。(


 


 


 


 

Jessica Pan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